未分类

丝瓜app无限播放污污在线观看

我们一直在努力服务书友,所有反馈均能快速处理!

1群已满,请大家加2群

当隐身的王乐走出卧室后,心中暗道:“能进乌桑的别墅饮酒作乐,想必楼下那四个家伙都是这老小子的心腹,说不定都是接下来要杀的五个中层头领里的人物。”

心中念转间的王乐,露出一丝残忍的笑意,既然都聚在这里,那也就省下了不少功夫,免得待会儿还要多跑好几趟忙到天亮,都没时间睡觉。

旋即,隐身的王乐沿着楼梯从二楼走到了一楼大厅。

此时坐在大厅沙发里正享受红酒的四人,还不知道楼上他们的乌桑将军已经没了老命,更不晓得死神已经走到了他们的身边,随时能要去他们的性命。

虽然王乐听不懂这四个人在说的鸟语,但看到他们脸上猥琐的表情,就晓得都他妈不是什么好东西。

就在隐身的王乐刚走到其中一人所坐的沙发后面时,旁边的一个家伙放下酒杯站了起来,往客厅后面的卫生间方向走去。

看到有一个离开了大厅,已经掏出三枚一块钱硬币的王乐只好又收起一枚。

等到那个离开大厅的人进入卫生间后,王乐想也不想的一手拿起军刺绕到背对自己坐在沙发里的家伙,另一只手里的两枚硬币也在这一瞬间,手腕快速抖动之下,分别射往另外两个坐在沙发里的男子咽喉处。

本来还是谈笑风生的大厅里,在红酒杯几乎同时落到地毯上后,突然就彻底安静了下来。

军刺划过了咽喉,两枚硬币在一眨眼里,也分别击穿了另外两个人的咽喉。

飞翔的精灵穿越丛林而来

随即就看到手拿军刺划过其中一人咽喉的王乐,想也不想的跑到被硬币击穿咽喉的俩人身前,先后给他们补上一刀,让其彻底没了性命。

结束三人性命后的王乐,快步走到大厅后面的卫生间前面,抬手敲了敲门。

里面的人说了两句王乐不懂的话语,隐身的王大少也不答话,就默默的站在门前,手拿军刺,一脸冷漠的动也不动。

接着就听门锁响动的声音,当里面的人刚将门打开,还不等走出来,王乐手里的军刺就已经划到对方的咽喉处。

随即王乐踩着躺倒在地的尸体走进卫生间,对着马桶先是撒了泡尿,接着打开水龙头洗手的时候,顺便将军刺冲洗了一下重新收回衣袖,固定在胳膊上。

在洗了把脸后,王乐才缓缓走出卫生间,沿着楼梯重新回到二楼,从刚刚进来时的无人房间潜出了别墅···

不到十分钟的时间,已经撤去龙隐异能的王乐走进暗黑的巷口来到吉普车前。

“王大哥,怎么样,有没有闹出动静?”

当王乐打开车门坐到副驾的位置上后,许小川连忙问道。

王乐看了眼对方,点头道:“放心,至少我出来的时候,还没动静,至于乌桑,他已经死了。”

顿了顿,王乐继续道:“顺便也把别墅里他的四个手下干掉了。”

“额!”许小川本来已经因为王乐这么快回来感到讶异,再听对方一次杀这么多人,更是一点动静都没闹出来,心中只能是噗通噗通跳了。

这两天的功夫,许小川算是彻底明白自己面对的是怎样的恐怖怪物。

恩,没错,纯粹就是为杀人而生的怪物!

“联系你的人,问一问乌桑手下那五个中层头领今天晚上有几个留在军营。”

就在许小川被王乐的杀人手段给吓呆的时候,王大少开口吩咐道。

只见许小川连忙收拾好心中的思绪,拿出手机用当地的语言开始联系了起来。

半晌后,许小川收起手机,看向王乐报告道:“王大哥,看你在别墅杀的另外四个人,都是待会儿要杀的那几个头领了。”

王乐嗯了声,笑道:“那还有一个嘛。”

话音刚落,许小川怪异的说道:“还有一个傍晚的时候刚走,去了首都办事。”

“哦?”王乐的剑眉一挑,嘿嘿笑道:“这条漏网之鱼命不该绝,走得还真及时的很。”

“那现在怎么办,等他回来?”许小川问道。

只见王乐扭了扭脖子,说道:“算了,我也少加一点杀孽,咱们还是赶紧回果寨吧!”

许小川听到王乐的话,不禁脸皮子一僵,心中暗道:“大哥您身上背的人命,弄不好都堆成山了,还在乎这点杀孽吗?!”

想到这些的同时,许小川也嗯了声,就启动破旧的吉普车退出巷子,然后打了个方向盘,往回去的路上行驶而去。

一路颠簸,让王大少都觉得这辆吉普车只要再荡一下都得四分五裂了。

晚上十一点钟的边上,破旧的吉普车载着王乐和许小川终于回到了军营。

一直都不曾入睡的许家声在得到消息后,也从屋子里赶到操场,正好迎上刚从车子里下来的王乐。

“这么快就回来了?”

许家声有些惊讶的看着王乐问道,他老人家可是数着时间的,王乐出军营的时候在七点多钟左右,现在才刚十一点,前后的功夫不到四个小时。

也就是说,除了来回赶路的时间,那杀人所需要的时间可想而知了。

“许老,小子有些累了,先回去歇息,明天一早还得赶回国内,所以就不多谈了。”

王乐丢了一句话给许家声后,也不等对方回应就飘然而去。

“乌桑死了没有?”

看着王乐消失在操场上,许家声看到站在一旁的许小川问道。

只见许小川脸色惨白的回道:“都死了。”

旋即,许小川将之前路上王乐给他介绍的情况又给复述了一遍。

末了,许小川带着不可思议的神色,问道:“许老,这位王大哥到底从哪学来的一身杀人本事,也太恐怖了。”

接着又补了一句:“还有他的那两个朋友,之前在路上也是如此,华夏怎么会出如此多的杀人怪物?”

许家声看了眼许小川,拍了拍这位自己的后辈肩膀,也没说话,就回去休息了。

夜色的操场上,只留下一个许小川有些发呆,回想这两天的经历,简直就像做梦一样。

良久之后,许小川才离开了操场··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