初见直播app二维码

他来到了五色石棺的面前,只见上面被五色玄光所笼罩,不停地变换着色彩,单看起来还是十分不错的。

这石棺是半透明的,隐约可以看见这面前的石棺之中,正躺着刚刚自己面前出现景象的那国王。

不知道是不是石棺特殊材质所致,他根本看不出这国王只是魂体,而且也没有拼死挣扎的模样,反倒陷入了沉睡之中。

“既然没有补天石,那看我试试来劈开你!”

宁小凡手中紧握着鬼蜮天刀,刚大喝一声,魂力如刀横斩而下,不知从哪里飞来一块紫色的石头,砰地一声击中了他的刀刃。

就像是被山岳猛地抡了一下,鬼蜮天刀的刀刃直接崩了个刃口,宁小凡胳膊就像被人狠狠扭了一下,疼的一阵哆嗦。

鬼蜮天刀随之脱手。

落地之后,终于经受不住巨力的挣扎,直接粉碎成了魂力,消失了。

紫色的石头击碎了鬼蜮天刀之后,便在天空盘旋起来,不知从哪又飞来了无数的碎石,在他面前凝聚成了一个紫色的石人。

另一边,伴随着沉闷的脚步声,也走出了另外一个石人。

两个石人站在了宁小凡的面前,一动不动。

那被勉强可以算作脸的石板,却没有丁点表情。

萌动少女狄贝贝展露动人风采

“外族人,速速离开,这个人不是你能救得了的。”

一个声音在他的脑海里炸响。

“那如果,我偏要救呢。”

宁小凡用意识回复道。

“你可知道他是什么人?”

石人又问。

“不知道。但他对于我有大用,我必须救他。”

“既然你执迷不悟,那就出手来试试看吧!”

石人话音未落,整个人突然爆开,散落成了无数拳头大小的石子朝着宁小凡滚来,宁小凡闪转腾挪之间,将焚天锤取了出来,砰砰砰一串击打之声不绝于耳。

这些补天石看似刚硬,实际上韧性十足,被打飞却没有半点伤害的模样,几个来回下来,补天石人却仍旧满血状态,宁小凡却灵气大亏,喘息如牛。

全身的冷汗不要钱一样流淌了下来,皮肉也多处绽开。

“你的修为太弱,如果换做是筑基境的修士,我们倒还能忌惮一二。可惜……”

石人的声音在宁小凡耳畔缥缈无形,很快声音消失,再次出手的时候,已经形成了一张铺天盖地的石网将宁小凡紧紧包裹了起来!

这些石头覆盖在了宁小凡的全身,挤压力越发庞大,宁小凡甚至清晰地听到了自己的骨裂之声,全身处处碎裂,经脉尽断。

“天道有规则,凡人皆不能破坏,进犯规则者,皆可杀!”

就在这时,一个苍老悠远却又凌厉至极的声音猛然炸响。

而原本已经被压迫到了一个极限的补天石,仿佛得到了冲锋的号角,一瞬间大力的挤压了下来!

“天道,规则,生死关头,让我来搏一搏!”

一道炫目的紫色光芒从石头缝隙的深处骤然亮了起来,带着横扫八荒的气势,裹挟而来!

嘭!

漫天补天石碎裂,然后再次凝聚成了一团。

只是这一次,补天石身上的石头颜色都明显淡了许多。

而宁小凡则瘫软在地,全身经脉寸断,已经无力站起来了。

刚才最后一击,补天石硬生生地受了金蚕魔箭的一击,这可是能毁灭渡劫修士的大招,补天石重创,而宁小凡也全身经脉寸断。

就在这时,从两个补天石人的身上忽然飘出了一道白色的虚影。

这白色的虚影十分模糊,但依稀可以辨认的出来,这就是之前宁小凡在下到封印之中,穿梭了五色玄光之时见到的那个白发老者,正是他镇压了末代精绝古王,并将精绝古城永远埋在风沙之下。

他飘到宁小凡的身边,看不清面容,但是声音却十分决绝:“他全身经脉尽断,马上送他上路。”

两个补天石人点了下头,无力地拖着身体走了过来,却走三步踉跄两步。

白发老者见此微微摇了摇头,叹息道:“想不到在这阴晦之地呆了数千年,你们竟然被削弱成了这个样子。也罢,就让我亲手了结你的性命……”

他手掌一抬,空气之中顿时多了无数色彩斑斓的线条。

这些线条各有规则,一起冲上来捆住了宁小凡的身体,瞬间就剥夺了他的肉体、灵魂、神识等等力量。

规则线条!

早就听说,古往今来的大能之辈,敢触碰天道规则,掌控规则之力才是最高等级的存在,即便你肉身强如盘古,我一道肉体规则,限制了你的肉身强度,你也是被一招秒杀的弱者。

宁小凡虽然全身血肉尽碎,但灵魂却还是清醒的。

他眼睁睁的看着这老者,将规则线条捆在了他的身上。

随后,就是一道闪电对准自己的脑袋狠狠劈了下来……

宁小凡闭着眼,在这濒死的一刻,他响起的是自己的家人、朋友。

想到了许许多多,还没来得及完成的故事,还没有见过的师尊……

也许一切到了阴曹地府都是重新开始,也罢,小爷我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!

只是到了阴曹地府,拜托白无常给我投个好胎,起码也是首富老王的儿子,下辈子至少吃穿不愁,可别让我再当个屌丝就好……

人在濒死的时候,思维往往都是极度混乱的。

一些潜意识之中没有迸发出来的思想此时一起涌了出来,就像是一团浆糊。

此时,耳畔却响起了一个无奈而熟悉的声音:“他是我的徒弟,这件事,我看还是算了吧……”

这声音怎么这么耳熟?!

宁小凡挣扎着睁开眼,发现自己仍旧置身在这个山洞之中。

面前的白袍老者仍在,只是他的对面多了一个穿着八卦道袍的老头,手持拂尘,背后的太极原图是那么的醒目。

“你管得越来越多了,天道的事情,你也要插一手吗!”

白袍老者极为不悦。

“当年你们留下仙人冢,自己飞升天外,却又不想这里面的秘宝被人掠夺,所以培育出了精绝古王这么一个试验品来,可惜他资质太浅,没能成长到你们想要的高度……剩下的事情还需要我多说吗?”

Related Posts